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欢喜窟花僧解禅经】

【欢喜窟花僧解禅经】

  倪员外妻室早亡,留有有一小女,生的明眸皓齿,肌肤雪嫩,有倾城倾国之姿态。一日身子不适,竟卧床不起,员外遍寻名医,皆不知何故,不觉已有三月,小女气息奄奄,似不久人世。
  这日来了个行医的和尚,众人都道他医术高明,药到病除。员外重金请之,和尚道,治病救人不为名利,只求饭菜酒肉。
  倪员外大惊,和尚为何吃酒肉?
  和尚道,何为佛,佛非无欲,无欲无佛,佛乃少欲多予,我若能给予你你最想要的,我之小欲亦得以满足,这就是得道成佛了。
  倪员外甚感大异,忙带着和尚到小女身边。和尚查颜观色,凝神把脉,便开了几方药。员外忙令人按着方子,将药抓来,慢慢给女儿喂了下去,药水刚一下肚,这小女儿便呼吸匀畅,面色红润起来。第二天便可睁开眼神志清醒,但不能言语,腿脚麻木,下不了床。
  员外宴请和尚,和尚吃饱喝足,便起身要走,员外躬身相求,和尚道,小女之病,在于心,未知病因,只能缓解。
  员外思忖了一会,关上房门,面露惭色,小声告之实情,原来其因爱妻早逝,对小女一味娇惯,小女美貌早熟,未及十岁,初潮便至,恐其怀春坏家风,严加看管禁其外出。没想到百密一疏,一日,竟偶见一小书童与小女赤条条藏于书房后,相互抚摸亲吻,员外便将小书童赶走,对其女严加看管,没想因此生疾。家丑不可外扬,求大师父指点迷津。
  和尚说,方法是有,只怕员外不允。
  员外道,只要能保小女性命,恢复生气,自然任你支配。
  和尚便道,入我空门外加药剂调理。
  员外脸色一变,问和尚居住何处,小女多久能恢复。
  和尚道,天为屋顶,地为铺,清静修养,休憩之处不可为外人道也。何时痊愈,少则一年多则十年。若想救其性命,必须先舍弃凡念。
  员外又留了和尚几天,思来想去,虽是不舍,还是决定把小女托付给和尚。
  于是员外依和尚要求准备了药材、米粥、酒肉和背篓,离别之时,倪元外痛哭流涕,女儿泣涕涟涟,和尚说了句,离别如何,生死如何,人生一场梦,万事一场空。便把小女背在篓子里,挎上行馕,离开了倪府。
  行程的第一天小女只是哭,和尚走得很快,走的又非正道,越走越无人烟,傍晚时候,和尚在一个荒凉的无人小庙落脚。和尚边吃肉喝酒,喂了点粥给小女,然后熬了点药喂给小女。小女咳出了一口痰,哇的出声哭道,我要回家,你要带我去哪啊。
  和尚道,你父亲让我来医你的心魔,你只需听话,便不管她兀自睡了。
  第二天,和尚跟小女说,今天得走快些,有什幺事拍我后背一下,和尚便健步如飞,中午小女哭着拍着和尚,和尚忙停住,小女羞红着脸说我要尿尿。和尚解开她的裤子,把她抱在怀里,蹲下,叉开她光溜溜两条腿架在自己腿上。
  道是,顺其自然,小处随便。
  小女红着脸梨花带雨,硬是忍着,骂道你这和尚怎幺这般无赖,想挣扎无奈上肢被和尚挟着,下肢无力。
  和尚便用手抚摸小女白嫩的大腿根,分开小女的粉嫩阴唇,用手指压着她的尿口。
  小女憋不住,尿液便顺着和尚的手指喷撒出来,完了,和尚还向里面摸了摸,道,果真是完壁你这淫根子太深,得破了处,以淫攻淫才有的救,姑娘一直啼哭,和尚便没帮她穿裤子,便继续前进。
  到了晚上才进到一个小庙,和尚吃了点肉,给少女喂了点粥,把少女抱到一个草垫上,叉开少女的两腿,掰开少女的阴唇,倒进点酒,少女辣得直扭腰肢,怎奈何下肢不能动弹,哭道你这遭天雷的假和尚,和尚不管,便开始贪婪的用舌头舔噬,撞击着阴核。少女起先还有点反抗,后来兴奋的满脸通红直哼哼,少女淫水的甘甜冲淡了酒味。
  和尚笑道,好一个淫女胚子,别急,最毒的毒药得要毒来医,淫心还须淫来治,欲望不是你之过,谁人生来是圣佛。
  少女羞红了脸,轻腻道你真坏,和尚便护着少女边睡了。
  第三天和尚起了个大早,给少女穿好,把她放到背篓里,又开始快行了,到中午少女又拍着和尚,说要大便。和尚又解开她的裤子,让她搂着自己,把她背后朝前抱在怀里,蹲下,把她两条腿架在自己腿上,掰开她两瓣雪白的香臀让菊花绽开。见她半天不动,和尚便将手指塞入她的菊花,她轻哼一声一颤,大便便希希拉拉出来了。之后和尚又马不停蹄向前飞奔。